• 目前位置
  • 專欄
  • 20年後衰氣/主筆陳漳恩

    2017 年 11 月 27 日 上午04:27   

    NCN財經主筆陳漳恩/短評
    不談經濟是國家政策懸吊?經濟會後退,必定有很多因素,政治亂象,改革處處碰釘!政治都是掌權者經營,二岸事端難於排除對經貿路途如孤島,面對20年前企業往西移動,主要來自政治無法跨出,商人只好冒險犯難求生存。
    探討企業不光只講一面,規劃理想及抱負是人民的期許,中研院社會學研究所二位新生代李宗榮、林宗弘,耗時3年、廣發英雄帖探討,其研究並非完全正確,以他們主觀分析不見得都是對的,厲害的企業家有他拿捏尺寸的底線。媒體提到,日本最大的企業豐田員工數大約44萬人,鴻海已經有130萬,鴻海的員工規模是豐田的2倍多。但是為什麼鴻海併夏普時,讓日本吃驚?當台灣企業大到可以用極大規模去併購上游,這是一個很新的現象,跟過去的刻板印象有所落差。台灣企業能在東南亞稱霸,絕對有他獨特眼光,方能在市場活耀,站穩世界總需有自己獨特產品領域。
    投資開發,無法看對市場知道消費者愛的是什麼?投資成本恐怕血本無歸;企業者用心開發,無法得到市場認同,一切成空。據媒體報導,台灣財團壟斷,在短短10年、15年內發生,我們的規模變化應該是全世界數一數二。海外競爭,反過頭來影響國內的資本形成!資本集中化的速度,遠比想像中的快,甚至比資本主義歷史上遇到的很多案例都要來得快。當我們講韓國都是大集團壟斷的同時,台灣並沒有好到哪裡去。鴻海營收佔GDP 22%,跟三星一模一樣。20年來,前10大企業集中度,由25%成長到破四成。出口也靠大公司,外銷產值來看,在1987年,78%是中小企業,到了2004、2005年台灣中小企業佔外銷部門的比例剩18%,上情的經貿統計,分析亞洲地區的報酬,是否威脅經濟改革,嗣後無人敢做結論。
    總之經濟面臨困境,多數都在談政府功能在那裡?矛盾是在機關,原本就互相衝突,各個的臉面無法拉下,社會與經濟是否脫離?經濟學家都無法說清楚,企業方向隨市場在搖動。經營者疲累,政府政策搖擺,實非落實經濟復甦的好現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