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目前位置
  • 專欄
  • 把風罪責/主筆陳力獅

    2019 年 04 月 20 日 上午10:51   

    NCN主筆陳力獅/法律分析
    犯罪的結構,假設乙在戊宅前把風的行為,可能構成刑法第306條侵入住宅罪之共同正犯,乙本身雖只在門外把風,然而此乃和甲丙丁共同謀議,共同行為決議後所分擔而得之工作,雖為構成要件以外之行為,仍構成犯罪!
    如上述案情,就犯罪支配理論而言, 乙所仍具有不可或缺的支配力量,故仍該當於對於侵入住宅罪之客觀構成要件。主觀上乙亦具有本罪之故意。乙無其他阻卻違法事由且有罪責。故乙成立本罪之共同正犯。
    再探討,乙在戊宅門前把風的行為,可能構成刑法第321條加重竊盜未遂罪之共同正犯,同上所述,乙基於共同行為決意而把風, 雖然非親自實行竊盜行為,亦具備不可或缺的犯罪支配力量,然而共同正犯仍以一部行為全部責任為基準。因此,乙是否成立犯罪仍需乙親自實行竊盜行為之甲為斷。
    依前述,甲既然不成立竊盜未遂,則其他共同正犯亦無有成立竊盜未遂。職是, 乙縱使已完成其所分擔之把風行為,仍不成立加重竊盜未遂罪之共同正犯。
    同上論述, 乙夥同甲殺傷戊己之手腳,成立兩個刑法第277條傷害罪之共同正犯。乙為免捕而夥同甲殺傷戊己,可能構成刑法第329條之準強盜罪之共同正犯,如前所述, 雖乙乃與甲共同殺傷戊己以求逃免逮捕,然而既然加重竊盜未遂罪不成立,並不符合準強盜罪行為主體的限制。故乙亦不成立準強盜罪。上情司法官如何查證真正罪責。以上作參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