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目前位置
  • 專欄
  • 著手犯要件/主筆陳力獅

    2019 年 04 月 19 日 上午10:53   

    NCN主筆陳力獅/法律分析
    民眾不了解什麼叫做加重竊盜罪著手的判斷,準強盜罪的適用前提,共謀共同正犯,共同犯罪的逾越等爭點,案情之討論。
    甲撬開門鎖定進入屋內,可能構成刑法第306條之侵入住宅罪,客觀上甲已實際進入他人住宅領域內,主觀上有故意,卻又無正當理由可言,不論侵入住宅之保護法益採取住居權說,平穩說抑或自由說,甲皆成立本罪。
    續情,甲撬開門鎖定進入屋內,可能構成刑法第321條之加重竊盜未遂罪,主觀上甲欲於夜間侵入他人住宅而行竊,另就加重竊盜罪各款是由而論,甲已具體對夜間侵入住宅之加重要件的認知。因此,不論甲攜帶螺絲起子究竟是否屬於同條第三款所謂之凶器,實務採客觀說,亦不論甲有無借起子以行兇的認知,甲已該當加重竊盜罪主觀要件。以上論案情是否有因果關係。
    客觀上, 甲甫進屋內便奪門而逃,故然無竊盜既遂之可能,然應探討者為是否已達於加重竊盜罪之著手。實務上,一向認為加重竊盜罪之各款要件只不夠為犯竊盜罪之加重條件, 並不能視為竊盜罪之構成要件 。
    總而言之,亦即若僅實行加重條件之行為,但卻未為基本竊盜行為之著手,實務以是否物色財物作為判斷標準,並不能論以竊盜未遂。通說亦採此觀點。因此,甲既然甫進屋內便奪門逃出, 縱使已完成加重竊盜之侵入住宅行為,然而並未進入到實地物色財物以行竊的階段,故甲為著手。甲不成立加重竊盜未遂罪。論行為是否觸犯之構成要件。以上參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