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目前位置
  • 專欄
  • 更審效益/主筆陳力獅

    2019 年 04 月 15 日 上午10:50   

    NCN主筆陳力獅/法律分析
    案情討論侵占案,間接受害人不得提起自訴,依刑事訴訟法319條之規定,自訴意旨略述案例分析。案例ㄧ設於三重市光明路及桃園縣大溪鎮仁善里等二廠,大綸製造股份有限公司,原由自訴人張某之先父創設,由自訴人擴展。被告張述某、張金某因與自訴人為叔姪關係,中途加入公司,鉅渠等意圖霸佔財產!
    於民國61年先以帳目不清為藉口,迫使自訴人交出帳冊。嗣復對自訴人斷絕金錢接濟,自訴人迫於無奈,於同年八月間,與被告等協議析產,將大綸公司所屬全部財產均分三股,自訴人與被告等各攤一股,自訴人應攤之一股,折合現金給付,公司歸由被告等經營,公司財產總額則由雙方當事人會同中間證人商討決定之。案情發展,法院要明察秋毫的查出真相。
    查被告等對上開兩廠資產,向稅捐機關提出之60人結算申報,資產總額為新臺幣17665533元,六十一年為175099566元。顯見已超過15000000萬元,而被告等僅給付自訴人500萬元,作為全部財產的三分之一,且前述建築物、房地產、機器設備,依照61年8月間市價實值,超越取得價格,何止十倍, 再加兩廠銷貨盈餘,全部財產應在5000萬元以上。二造舉證之責。
    總然,被告等意圖吞沒其餘自訴人應得之款,因認被告等不無共犯侵占罪嫌, 自訴到院,經以犯罪嫌疑不足,裁定予以駁回後,自訴人不服,提起抗告,台灣高等法院撤銷原裁定;發回法院更為裁判。以上資料不完整,供參考。